长满菌落之地

寄剑宿心:

一些自制的可商素材w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五十年后,手里拿着魔杖还能眼睁睁的看日记本被二年级小朋友怼坏哈哈哈哈哈哈【快去复习hp世界观第一条:反派的失败没有理由”!!

一车咸鱼:

颜控哀歌
人间惨剧
我干嘛要刷b站的TR个人剪辑以及GG/AD短片
罗阿姨您老人家写童话所以我理解反派就是不能好看……但为什么不让反派从头丑到尾……前后反差那么大,我觉得我的整颗小心肝都被扭成一块粪石了 【我已经不敢想象万一Credence拒绝乖乖的当个用爱泳抱世界的好孩子……呃。不敢想。围笑.jpg】
捂脸……早年的GG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后背一凉(。)

一车咸鱼:

每当我看到剧本一“李斯通过py交易获得嬴政宠幸,在争宠大作战中联合小婊砸姚贾,摧残了理论考试满分实践课负分滚粗的高岭之花韩非”和剧本二“赵高通过py交易获得嬴政宠幸,顺利潜伏在你秦中枢谋划惊天大秘密,最后走上人参巅峰,怼死李斯,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我感到的就是原lo主所描写的那种蛋疼


妈的智障.jpg


还我男神!


Son of Krypton:



难道我没说清楚么……我觉得罗琳写的最好的人物就是校长,一代和二代(有鼻子时态的)黑魔王。这

脑洞破了没法补了就这样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到底是个写童话的”

一车咸鱼:

我特别强烈的感到,哈利和阿不思相处的模式,完全就是莱因哈特和亚历克斯的日常【想到田中的剧情我又是一口老血】
然后,在舆论中受到不公正对待(你英巫师版老子反动儿混蛋)的斯科皮,处境简直可以套到菲尼克斯身上去……
于是我开始撕烤你英巫师版的罗严塔尔由谁扮演比较合适……德拉科肯定不行……在迷妹buff的驱动下我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转向蛇叔……然后哈哈哈哈哈哈哈脑洞收不住了……
【求托利斯坦主炮光束和死咒哪个率先到达我】
讲真刨去鸳鸯眼的部分,你罗和TMR的长相都是一个路数……
father issue我都懒得对比了……完全是送分题……
并且在人生道路的选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啦我的心好痛

一车咸鱼:

【转前声明:一切激发人们浮想联翩的美好火花都属于解宁老师,我只是被她的分析偶然点亮的一堆不明物】

#三句话不离TMR#
在受这一波神奇动物影响重新爬回hp坑之前不久,我以为我从TMR那里毕业了——亲不亲阶级分,一个面对“你也配斯莱特林”的质问,居然回答出“我要向全世界证明老子本来就姓斯莱特林”的人物,显然太不反贼了
削臀适椅的行为一点也不戳我萌点!这种向旧制度献上py的行径简直了!
#然鹅没准这才是人间真实#
在血统论被逐渐动摇的巫师界,魔法世界教育水准的提高和麻瓜科技的进步,使得纯血家族的后人比之麻瓜出身所拥有的优势越来越不明显

鹰院学渣的资料卡片

一车咸鱼:

#关于无杖魔法#
美洲(此处特指北美)的魔法学校有传授无杖魔法的传统,此处无杖魔法特指:在不使用魔杖的情况下达到和利用魔杖施放咒语近似的效果。
美洲绝对是魔咒考古的富矿。许多几乎被旧世界遗忘的法术被当年横跨大洋避难的欧洲移民带走,与原住民的魔法成就交流融合,形成了混杂着各种神秘学、自然神信仰的无杖魔法体系。
当然,随着新旧世界交流的深化,有杖魔法的地位在美洲一路攀升,到我写笔记的时候,即便在塞勒姆女校,“无杖魔法”也仅仅作为一门课的统称,和魔咒学、魔药学、变形术并列在她们的课表里——我顺便再吐槽一遍魔法界的学科分类,然而这种吐槽毫无卵用,反正我暂时看不到更好的替代方案。
当然,有志

双向书写【待修

腦髓失樂:

我在这里写下的故事是有关我一个朋友的。我有很多朋友,如果要算上亲疏关系,他并非与我那样疏远,也远算不上亲密。我们还保持着联系,有的时候会一同约好出去,散步,看新的艺术展(实话说,对于所谓的艺术我一点也不懂,但是他却了如指掌。)或是与两三个认识的人一同,去常去的意大利餐馆聚餐。


那曾是个才华横溢的家伙。然而现在他只能躺在冰冷的坟墓里,在一席黑色里,只有他的棺材,原木材料的棺材,上面画着银白色的十字。他的老师,我怀疑其实对他甚至还没有我熟悉,站在他的墓前读他的生平,二十岁的时候获的奖,之后为人称道或惹尽争议的作品,他的死于意外可以说是对于文学界惨重的损失,诸如此类。我...

唠嗑与感想:一个小天使读者的评论指南

写得好棒!反思起来,自己以前评论的很多就是无脑吹……可能太太们乐一下就过了,并没有实质性的内容(真是太对不起各位太太了……)。“写出自己的感受”——说起来以前做语文阅读,最无法积累的就是把原文写过的东西用自己的话复述一遍:原文都有,你再说一遍,不是废话吗(当然还是会这么做的,而且发现大部分写得非常顺畅的答案也都是重述原文表达感想)。但实际上表述也是有力量的,不同的措辞和语言说明同一件事是不一样的。所以,争取当个有质量的读者?哈哈哈哈哈。

矩阵良:

填坑填到一半跑去知乎上瞎逛,然后忽然真情实感地跟雅湘 @晓汲清湘 唠起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作者与读者,或者说是写作与...

性转,百合。


里德尔这个地位升得很快啊,女公爵一步到女王。

以强硬武力著称的女王,或者将帝国版图扩大了数倍的统治者(不,清醒点,她没这个政治头脑)之类的。(黑暗女王伏地魔哈哈哈)

十有八九是个童贞女王:拒绝依附他人或是将二分之一的人生用于怀孕生产(中世纪的人真是能生……)。(当然啦,全是扯淡,中世纪女性贵族不依靠婚姻是没发维持统治的。)

并不是说她和坎特伯勒大主教(格兰芬多大主教?)波特就清清白白了。但当初若没有波特大主教的支持,那位女士是无法从阿基坦女公爵(斯莱特林女公爵?)摇身一变成为被加冕者的。(哇,说真的,大主教有这个能力吗,教会的人并不对世俗贵族有这种影响力吧,又不是说像在马基雅维利...

自产睡前故事-魔法戏的最终幻想

陆释安:

1.


超市


“邓布利多教授?”哈利惊奇的看着一个熟悉的侧颜。


“邓布利多教授!”哈利热泪盈眶。


老人高贵冷艳的缓缓回过头抬起了手,哈利的金属镜框悲惨的变了形。


“不要轻举妄动,人类,我变种且骄傲。”


2.


伏地魔非常不开心,对角巷里绿色的一切产品都断了货。床帘、被套、内裤、袜子、做衣服的布料、上等丝绸......都!没!有!了!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颜色被人恶意的抹去了!


这天,他蹲在角落里打算送给罪魁祸首一个绿色的阿瓦达。没过多久,一个举着锤子的高大英俊的金发男人走进来,用土澳口音跟店...

© 国久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