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满菌落之地

【伏哈】机械心AU

  • 嗯……法国那个《机械心》小说和电影的AU,主要用的设定就是老伏有个机械心。

  • 理论上说这应该是一篇童话来着?但是不妨看成奇幻或者魔幻,因为我根本不会写童话,反正还是魔法世界。

  • 名师改作文系列,感谢 @x wei 爸爸逐字逐句帮我修改这篇文章,改前两千字,改后三千字,可见真的是大型整容手术,简直卡西莫多变范冰冰hhh

  • 人物属于罗琳hhhhh 阅读愉快


1.

狂风卷着暴雪推她向前走,寒冷穿透破旧的衣衫炙烤着她——太冷了,她甚至冻到隐约觉得浑身发烫。全身的热量都集中在腹部,她觉得自己只是个木偶,雪花连成一条拽着她的线,只有肚子是血肉做成的。家家都在迎接新年,只有她在寒冷饥饿贫穷痛苦和被抛弃的绝望中挣扎。恍惚间她似乎走进了一座公共建筑,风雪做的刀子被关在门外,有什么人走向她,嗡嗡地讲个不停。她只死死地抓住那人的胳膊,像抓住唯一能帮她逃出地狱的蛛丝,喃喃道:“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然后就不省人事。

一天后,在她的胡话、低烧、尖叫、疼痛、诅咒、喘息中,一个皱巴巴的婴儿出生了。她只来得及留下孩子的名字就被死神带走了。

小孩出生时不哭不闹不动,接生婆握住他冷冰冰的身体,以为是个死胎。但他倏地睁开眼睛,挥舞四肢,吓得接生婆手一个激灵,把他扔到床上。旁边的护工赶紧把孩子抱起来,那冷冰冰的温度也吓了她一跳。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婴儿这么冷?”护工问。

接生婆摇了摇头,“这不正常,我不知道,我没见过。”她翻了翻小孩的眼皮,又动动他的四肢,最后听了听心跳。接生婆惊叫一声,“死婴!死婴!这个婴儿没有心跳!”护工吓得立刻把婴儿放到床上,他母亲的尸体旁边。婴儿依然挥舞着四肢。

两人迟疑了,“它……到底是活是死?”一阵寒意浸过两人的身体。

最后护工跑去向更年长的女人求助,女人喝了口酒,“她死了?真是会挑地方,来孤儿院生孩子,生完就死,给我添麻烦。那个小怪物孤儿……要么和它妈一起快扔掉,要么去叫那个老钟表匠来,他以前当过医生,会点治病。”

年轻的护工没有忍心放弃一个小小的生命,顶着风雪出门了。

            

老钟表匠匆匆赶来时,婴儿的脸已经有些发紫。接生婆束手无策:“我提着它的腿拍过它,它怎么也不哭,不哭怎么呼吸呢,我也没办法呀!”

钟表匠从床上抱起婴儿,听了听他的心跳,那里静悄悄。他摇摇头:“这个婴儿的心脏大概有些问题,太古怪了,我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接生婆也这么附和道。

护工无助地看着钟表匠,那个死去的女人双手似乎还牢牢抓住她的胳膊,求她救救她的孩子。“可是这个婴儿还在动呀!他还活着!您是当过医生的人,一定有办法的!”

钟表匠说:“可是……它甚至都没有心跳;如果它的心脏坏了,用什么去替代?”

接生婆看着婴儿愈来愈紫的小脸,插嘴道:“既然您是钟表师,就用一个钟表替代啰。反正不救的话,孩子也没多长时间能活了,您就试一试!”

我………”钟表匠犹豫地掏出他的怀表,盯着那个嘀嗒嘀嗒响着的精巧机械。那是他最杰出的作品。他有一双又稳又准的手,曾经在京畿师从当代最高明的医师。他露珠薄雾一般美好的爱人喜欢机械,于是他耗尽心血制成了这枚怀表送给她。然而………

他晃了晃脑袋,护工和接生婆都望着他。钟表匠取下怀表,清理干净,放在护工找来的托盘里。他们多点了几根蜡烛。切开皮肤和肌肉,锯断胸骨,他怀疑婴儿稚嫩的身体究竟能不能承受这样的折磨,或者还是死了更好。钟表匠打开了婴儿的胸腔,吃惊地发现他竟然没有心脏,里面是血糊糊,黑漆漆的一个空洞!

那倒省了他把旧的摘下来的麻烦,钟表匠心想。他把去掉表壳的怀表放进婴儿胸腔的空缺处,缝合包扎好切开的皮肉。做完这一切,婴儿起起伏伏的胸腔内立即发出了齿轮咔咔转动的声响,这个古怪的婴儿鼻翼翕动,缓缓地呼、吸,呼、吸。紫色从他的脸上消退了,三人长出一口气。

夜色如海,新年的第一天已经过去了。孤儿院里其他人都已入睡,没人知道这个被救活的婴儿将成为一个灾星,一个英雄。

 

 

汤姆头一次觉得不对劲儿的时候,比利和他的白痴跟班正对着汤姆被撕碎的书、剪烂的衣服、扯掉踩脏的床单、摔碎的小玩意儿狂笑不止。这就是他听到声音跑上楼后,闯入眼帘的画面。一阵狂怒像飓风一样在他头脑内盘旋,他想杀了他们,在恶狠狠地折磨他们后;让他们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彻底破坏;听他们的惨叫和求饶,拔掉他们的指甲,折断他们的手指,砍断他们的四肢,挖出他们的内脏,把他们的肠子缠在他们脖子上,杀了他们,再复活他们,再杀了他们……疼!汤姆感觉自己胸口又烫又疼,像匹不堪重负的拉车的马。

汤姆捂着胸口喘了口气,表情阴森森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们最好别有什么特别珍视的东西!”

比利他们似乎有点恐惧,但又不觉得汤姆一个人真能把他们怎么样,放下心来,“哼,你最好识趣点,小怪物。如果你敢告诉大人——”一群人重重地踏着楼梯走了。

汤姆捂着胸口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大口喘气,双拳篡紧。他不知道刚刚狂怒时,眼皮下面漂亮的虹膜有一瞬间全红了。这正是让比利他们感到害怕的地方。

他发誓会让所有胆敢欺辱他的人付出代价,而他确实做到了。他敲碎了那只可怜兔子的四肢骨骼,用小刀把它细软的白色皮毛割开,看着艳红的血嗞嗞溅出。这个小生物无助地在他手下扭动,发出越来越微弱的呜咽,直到它身上最后的一点温度溜走了。当他透过狭小阴暗房间里脏兮兮的窗户看到比利抱着心爱的宠物兔子的尸体撕心裂肺地大哭时,汤姆第一次露出由衷的微笑,但胸腔里渐渐加剧的刺痛让他弯下了腰,痛苦地蹲在地上发出急促的喘息。他捂住他的胸口,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但他的报复没有就此停止,这还远远不够。汤姆诱哄比利最得意的两个跟屁虫去了山洞。没人知道山洞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那两个孩子回来后,精神错乱、永远失声。孤儿院的孩子们开始用畏惧的目光看向汤姆,对他避而远之。汤姆看着他们露出诡秘的笑容,眉毛却紧皱着——他的胸口像被一匹马踢中了似的,钝痛着。

就像他脆弱的心脏不能承受如此剧烈的情绪。

 

 


2.

我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把感情管控得很好了!感受到心脏传来的阵痛,汤姆恼羞成怒地想。我杀了老里德尔的时候,这破心脏没有动静;嫁祸给莫芬·冈特的时候,也安安生生;甚至用摄魂取念知道自己还是个婴儿时就被草率地安了一枚怀表当作心脏的时候,也没有异常。可是现在还是……

“……推动境外投资管理法案的改革。不过更重要的是确保近期选举出的威森加摩首席将是一位公正、可靠的绅士,这是当然的。”马尔福先生宣布。

不过他可以忍受这个,开启密室的时候比现在的反应严重得多。应该说是最严重的一次。那个时候他刚刚得知自己尊贵显赫的血统来源,正如他一直以来所坚信的那样。他近乎是迫不及待地,冒失鲁莽地打开了他的祖先在霍格沃兹留给他的遗产。很快,斯莱特林传人开启密室、清扫麻瓜学生的消息就随着一个泥巴种女孩的死亡传得沸沸扬扬。这只是个意外,他并没有意图在这个时候暴露,不过这多多少少也带给他了一些好处。

斯莱特林的一些纯血学生——他们都在一个汤姆谨慎遴选过的结交名单上,以确保这些未来的“权力阶层”能够为他所用——在他有意无意的暗示下,很清楚汤姆·里德尔远不止一个成绩优异、举止优雅、左右逢源的混血学生那么简单。他们都知道他是一个蛇佬腔,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因此,他们的臣服是自然而然的。

阿布拉克萨斯就是其中一员,汤姆使他坚信他是汤姆的挚友。他很清楚,马尔福家族世代积累的巨额财富是他们在魔法部炙手可热的直接原因;威森加摩当然也在马尔福的势力范围之内。可以说,这个家族在英国魔法界足以只手遮天。和这样一个家族相比,现在的汤姆不过是马尔福先生眼里又一个渴于攀权附势的“精明人”,他特殊的血统是马尔福先生同意共进晚餐的深层原因;他能感受到马尔福先生优雅有礼的表象下不时闪过的算计。不过他会叫他们明白,与汤姆·里德尔交好对马尔福家族而言是一个多么正确的决定;他不是任人操控的棋子,而是执子的棋手。

汤姆牢牢地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不让一丝一毫的发自心脏的痛苦和贪婪泄漏出来,将一块切好的牛排送进口中,咽下了嘴角的一个微笑。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国久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