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满菌落之地

【DM/HP】A Bottle of Poison Which Tells 'I love him'

澧湘:

♢一发完。
住校生的时间只允许我写这种……几篇手稿都写完了没时间打的感觉让我想哭……国庆终于有时间了
♢PG-13,Drarry无差
♢精神出轨(?)
♢取名废……

════════════════════
今天是周六。

哈利不安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东翻西找。他的脚步沉重,啪嗒乱响。

“哈利?你还好吗?”金妮从浴室探出脑袋。她漂亮的红发紧贴头皮,在脑后挽起,泛着迷人的光泽。
“你看到我的领带夹了吗,金?”哈利猛地停下脚步,直直地望着她,深绿的眼睛深处燃烧着怒气和焦躁。“去年年会后你帮我买的那个?”

噢,哈利,甜心,因为找不到我的礼物而焦急。金妮甜蜜地微笑。哈利不是那么善于表达感情,她知道。她走出来,慵懒地倚靠洁白的门框,“你完全用不着戴它,宝贝。你看起来完美。”
“不!”哈利坚定地反对,甚至对着金妮咆哮。他好像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转而低声恳求。“我需要,金妮,真的。你一定知道它在哪儿。”
好吧,有时候他的脾气让人难以忍受。金妮皱眉。“既然你坚持,它可能被收在杂物间的柜子里。”

哈利当然需要那只领夹。

德拉科·马尔福意外地出现在去年傲罗年会,以赞助方的身份。 他看起来成熟许多,轮廓深刻。十几岁时还是深金色的头发变得更浅,也更长,用缎带束在身后。他的妻子——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马尔福,娇小而亲和,挽着德拉科的臂弯温柔地交谈。

他们看起来简直是完美的一对。
马尔福没有他父亲那么强硬,但他身上的特殊魅力不容忽视。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谈话技巧出奇地高超。
看得出来,这几年这一对儿都精于各种各样的应酬。

一切都看起来很好,直到——
“为什么不去打个招呼呢,哈利?”金妮芙拉从别的什么地方走过来,脸上有一点醉酒的红晕。她同样挽起哈利的胳膊,却让哈利觉得有些不自在。
怎么,他又不是马尔福。社交问题一直都是金妮全权负责,并且她十分热衷于这个。

“金妮!你不会让我主动和马尔福家打交道,是吗?”哈利扶住她的腰,质疑她。
“那不是什么问题,哈利。”金妮明显地醉了,正在咕哝胡话,“他给你们出钱,并且他现在——非常富有。只是打个招呼,去,哈利。”


哈利发誓他真的不想接近马尔福。一点儿都不。

马尔福的周身五米似乎散发着一种“波特勿入”的磁场,哈利走近时他和魔法部一位高级官员的谈话慢慢地停了下来,然后阿斯托利亚以一个甜美的笑容打发走了一头雾水的巫师。
而马尔福什么都没做,只是盯着他。

蓝灰色的,锐利的眼睛明显的让哈利产生了一种恐慌。他甚至停了一会儿,拉住侍者语无伦次地说了什么。
哈利说不出话地害怕,脑子里混乱无序,突如其来的紧张让他喉咙发痒。

最后侍者了然地递给哈利一杯柠檬水,又暧昧地望了望阿斯托利亚。
他一定误会了些东西。哈利忿忿地灌了一口水,大步走向马尔福,正面硬扛他凌厉的审视。

“Hullo,Malfoy.在这儿见到你真是个奇迹。”话刚出口哈利就在心里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下,说的是什么!他尴尬地伸出右手,看到马尔福高高地挑起他的左眉。
德拉科仿佛在打量一个物件一般地审视他,凝视至少持续了四五秒,然后他才慢悠悠地伸出自己保养完美的右手。
“Hullo.好久不见。”

握手的瞬间哈利就被记者白亮的闪光灯晃到了眼睛,他感到既羞耻又气愤。马尔福,明显的只是借用他的名声来进行政治宣传。他盯自己的时间就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他气恼地想松开手,但马尔福紧紧地握着他的右手,用上的力气大得吓人。哈利看到那只同样指甲圆润的左手挑起自己的领带,拇指滑过绸面。
“Ginger给你选的?品味不错,比你好多了。”马尔福短促地轻笑,脸旁没办法扎在后面的头发细细地扫过哈利的脸,这一刹哈利才意识到他俩过了身体私人距离。“不过她还是没有聪明到选择合适的配饰。可惜。”

哈利往后退了一步,而德拉科也适时松开了手。他挽着利亚,转身投入新的应酬。阿斯托利亚最后投来了一个古怪的怜悯的眼神,但当哈利重新仔细去看时,她已经姿态优雅地配合起她的丈夫。
这无疑让哈利更加的不适。

回家后哈利向金妮抱怨了一番,第二天金妮就逛了一圈商场,给他买了一只领带夹,附带一大堆她自己的新包新鞋。


哈利在积了一层薄灰的收纳架上看到了那个小小的绒布盒子,浅蓝色沾灰格外显脏。他打开盒子,将那只银色的边夹夹到领带上。他注意到反射魔杖微光的物件不止这一个物件,还有一样摆在架子深处的东西。

一个袖珍精巧的玻璃吊瓶,盛着浑浊的金红油状液体。
哈利拿起那只不过拇指大小的瓶子,感到惊讶。这是赫敏六年级送给他的,那时她和罗恩彻底地坠入爱河。他不知道这个东西被保留下来了,他在战争期丢了许多东西,包括照片,日记,还有许多他不知道怎么描述的东西。

“你该拿着它,哈利。这会有用的。”赫敏的眼里有一丝调皮的光芒,恋爱让她有了不一样的生机,甚至她褐色蓬乱的头发都光彩焕发。
“这是做什么用的,赫敏?”哈利惊奇地发现在赫敏手上亮红的魔药刚到他手里,便变成白炽的金色。
“一剂反映你内心的魔药。”她挑起眉梢,不着痕迹地瞟到魔药的改变,为此诧异。“天啊,亲爱的,你也许并不需要它。”
“什么?它的颜色有什么特殊吗?”
赫敏神秘地微笑,没有回答。

哈利没有过多地把它放在心上。学习,练咒,迎接战争,打败伏地魔,然后和金妮结婚。
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
除了马尔福主动投奔凤凰社,当然,这只不过是他生活里一个小小的插曲,无法撼动半分那条早已被命运三女神规划好的丝线。

八年前的回忆与现实瞬间勾连,哈利在刹那间明了这剂魔药的作用。
他极致地不适,胃酸似乎在腐蚀心腹,苦涩与麻痹感从腹部以电流传达到四肢,头皮发麻,眼眶刺痛。
那浑浊的金色液体仿佛活过来了,泛起大量泡沫,推搡吞噬红色,一点点抢夺回自己的地盘。重新变得白炽的浅金在瓶中翻卷,趾高气扬地用水泡破裂的声音宣告胜利。

他现在才明白的,已经在战争期丢干净了。

哈利悄悄把瓶子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摘下领夹。
他不需要做这个。

瓶壁被摔裂了,金色液体疯狂地翻滚沸腾,混入一滩肮脏浊臭的污水。

评论
热度 ( 48 )
  1. 国久菌澧湘 转载了此文字

© 国久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