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满菌落之地

我是怎样掉进万丈深渊(二)

哈哈哈代表我的心。对话太精妙了哈哈哈。

柴莱特:

家务活我是会做的,有错当改。自然我也不会做出在他的早餐牛奶里加那么一小勺蝗虫尸体粉的事情。说实话,我是没有成功。Sherlock睁着那双探测仪上的绿灯一样的眼睛,打量了一眼他的牛奶,然后下了评断:“有未溶解颗粒物漂浮于液体表面。”


我屏着呼吸站在旁边,看着他端起牛奶走到水槽边娴熟地倒掉,然后冲洗杯子,再打开牛奶盒盖给自己倒了一杯新的。最后,端着新的牛奶,神色如常地走回桌边坐下,眼睛盯着桌上的报纸,一边翻阅,一边喝奶。


我来回看了他和那杯牛奶几次,忍不住问:“牛奶上有一小点粉末怎么了?可能是,呃,灰尘或者什么……”


“我不懂。也可能是你下毒的手法还没有精练起来的缘故。”


我被迎头一枪打中。“你怎么知道是……算了,我道歉。我只是想报复你昨天晚上给我吃的那个焦糊糊的煎蛋,就是你说里面掺了人的眼白的那个……”


“啊,我当时在开玩笑。”他面无表情地回答,“没关系,你也不是第一个试图在我的吃食里加料的人了。”


我听出这里面有一点辛酸往事,于是起了普通人的恻隐之心,清了清嗓子,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像你们这样干这一行的,会招来很多暗杀者吗?”


“纠正:全世界干咨询侦探这一行的只有我,没有别的家伙。回答:非常多。”


咽了一口唾沫,我接着问:“为什么?”


“嗯,如果你执意要得到答案,那么让我系统地告诉你。”Sherlock从报纸上抬起头来,正襟危坐地注视着我,这令房间里突如其来地潜入了一丝紧张的空气。“在我小学三年级的一次家长会后,我告诉镇上一个屠夫的愚蠢的儿子阿尔萨斯,他爸爸和一位经营杂货店的寡妇有染,不信的话可以回去亲口问他的爸爸。事实上,他去问了他妈妈。下午,那个屠夫冲进学校教室里,掏出刀要砍我‘这个多嘴的小贱种’。”


这时很远的远处传来像美国牛仔的套马绳一样来回甩动的警笛声。我假意微笑了一下,事实上只是摺叠了我嘴角的皮肤:“然后?”


“他被关了,当然。在我初中的时候,我把一个正在教室里当众告白的男生斗殴和滥交的历史全都告诉了那个准备接受告白的女生,请她迅速而果断地自行定夺。”


“你这样做不太厚道,说实在的……”


“是的,我知道,人们都好面子。但是他们的动静使我没有办法专心解剖蟋蟀。大肆喧哗和效率低下是两大原罪。最后,男生纠集自己的兄弟会,打算在放学后把我堵在厕所打一顿,但是我走了。”


“你怎么知道……”


“我没有朋友。没有人会放学突然约我在操场见面的。”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样回答,只好再摺叠了一下嘴角的皮肤。


“高中的时候……”


“好了,Sherlock,你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吗?”我终于打断他,“你知道人们太多的秘密了。没人喜欢自己的秘密被握在他人手里的感觉。”


“可我并不是‘知道’,我只是依据现状做出了一些可靠推理。再说了,那哪叫秘密,明明都摆在明面上,只是没有人能跟着路子去捡罢了。……好呗,看你那眼神,多少算是普通人的小秘密吧。我只在与自己利益相关时才会有选择地将它们公之于众。”


“你不明白,Sherlock,就算是那样,人们还是会觉得自己受到了窥视或者冒犯。”


“但总要有掌握秘密的人,对吗?”Sherlock目不转睛地望着我,其声势仿佛在宣誓,“人们喜欢拙劣的敷衍和空洞的隐藏,而这种满是破洞的遮羞布底下全都是他们的弱点。就算这样,他们还是认为自己不可一世,耀武扬威,如同站在世界之巅。”


对于这段话,我的态度无可厚非。实际上,作为一个怀揣秘密的普通人,我不怎么想跟他争论这种世界聪明头脑峰会上才会探讨的人性弱点问题。看他说得这么兴致勃勃,我也不忍心在半途打断他。不过谢天谢地,这时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时,Sherlock在背后不断叨咕:“是昨天在网站上那个预约。要不是我跟你啰啰嗦嗦说这么久,我也不至于在工作上门时连早餐都没吃完。”


“算我的,算我,执意要听你叙说你童年因为多嘴挨棍子版本的《悲惨世界》。”


我打开门,发现面前站着一位容貌极美的女性。


“请问是Sherlock Holmes先生吗?”她问。她的声音像屋檐下新积的雪。


我全然呆住了,否则不会死死地盯着她脚下皮鞋的布洛克花纹不发一词。然而她实在是太美了,蓝色的包臀长裙,其上的暗纹码得整整齐齐,深色的沟纹似乎要将我的视线吸入其中,像投进深海底下再也不见的光束。她的深红色披肩领口缀着细小的流苏,流苏贴在她露出的锁骨上,戴着皮手套的纤长手指握着一个黑色的手包。或许是对于像我这样上上下下观赏她的目光早已习以为常,她显出一副得体的无奈神色,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你怎么会认为这样一个盯着女人呆若木鸡的退伍大兵是咨询侦探?”Sherlock从厨房的桌边走过来,目光触及到了门边的她,好像只是雷达用声波确认物体位置似的。“啊,又一个秘密。”他自顾自地挽起衬衫袖子,示意她到沙发上坐下,要开始干活。


她冲我点点头表示借过,然后踏进屋内,到委托人指定的位置上坐下。她一进屋,整个房间便隐约缭绕着着一股紫罗兰香气。Sherlock快步走到依然在门边磨磨蹭蹭的我身边,低声说,“你需要知道她文胸的颜色和内裤的款式吗?”


我顿时感觉像一根烧红的柴贴在胸前,烧得我整张脸都冒起了热气,我压低声音叫起来:“我为什么要知道这些!”


“因为我知道你想跟她上床。鉴于目前你不能得到这个满足,所以需要一些可供性幻想的素材。”


我非常用力地甩开两只手:“我为什么要想跟她上床!”


好吧,我有点想。


“繁殖本能,我想这是人类文明的基石。”


“你简直不可理喻!”我说。


“好吧,随你,”Sherlock露出此人无可救药的神情,“‘慢慢来’吗,你们都时兴这么说,不过是在滚床单之前多吃了几顿饭多看了几场戏,或者从睡在不同的床上最终变成睡到同一张床上,还要彼此反复确认类似于你认为谁的演技比较好、鱼和薯条怎样做比较好吃、私家车买什么等级的排量、孩子生几个好这种琐碎的、无益的、还假惺惺地装作涉及了人生核心的问题。我实在不明白爱情这种反复、冗杂且无所意义的形式对于交媾的最终目的而言有什么必要性。”


“等……什么?”我彻头彻尾地一头雾水,“我是在听一个高功能反社会科学怪人在教育我怎样进行合理有序的社会生活吗?”


沉默数秒钟后,Sherlock说:“整条街都被你蓬勃散发的荷尔蒙熏臭了。”


“哦,去屎!”


我力所能及地翻了个目前人生中最大的白眼。真是顶大的白眼,翻过之后我仍感到晕眩。


接着,我看到她坐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这个角落的动静,保持着一汪清澈浅水一样的微笑。我顿时感觉宁静下来,把放下的手顺势插进睡袍口袋里,回以她一个轻频的点头。


“笑得很僵硬。”Sherlock评价。


“操你!”


TBC!

评论
热度 ( 32 )
  1. 国久菌柴莱特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代表我的心。对话太精妙了哈哈哈。

© 国久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