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满菌落之地

关于很多同人文里17岁的阿不思·邓布利多性格的一点异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邓校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邓校!这个年纪了也根本不客气,年轻的时候真是。是电影还是什么原因啊,之前为什么觉得老邓很温和。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位太太“摁在地上摩擦”的说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画面十足。lof的留学生蜜汁博学强识……强到飞起……

俗人晚星:

校长to腹肌部长:你什么时候有了我会束手待毙的错觉
你什么时候有了我不能一个人吊打你们全员的错觉


私以外,全员智障


为什么我小时候没发现校长原来是如此五岁的一个人【


这种和蔼的高傲太欠打戳了嗷嗷嗷


一望千里:



       扫GGAD文的时候我挺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写这个人年轻时候性格温和,明明从他后来的脾气和弟弟的讲述以及独白中看得出他那会又狂又傲,同时也很幼稚(估计还不如五年级的哈利成熟)。


 


      看看原著里6本的描述,他当年没吃过苦头那会不知道要怎样自视甚高。(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他的确很优秀,看到的也很正确)邓布利多家老大和格林德沃一拍即合除了当时处于认为自己怀才不遇的苦闷期,明显脾气上也很近(也可以设想他带点优等生的礼貌和矜持)。对格林德沃来说也是如此,“我的上帝,我从不知道还有和我一样的人,一样辉煌灿烂,一样才华横溢,一样强大。两人一起,将成不可阻挡之势!”这句话后面还可以再来一个“一样”,一样的性格。有区别的只是三观而已。这两个月与其说他们找到了知己,找到了感情,不如说,他们找到了另一个自己。


 


       当然这不是说他傲慢,自负与这个词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多吉的话可以作为证据:“几个月后,阿不思的名声就开始超过他父亲。第一学年快结束时,人们不再把他看作一个仇视麻瓜者的儿子,而是看作学校里一个前所未有的最聪明的学生。我们有幸成为他朋友的人,以他为榜样获益匪浅,更不用说他总是毫不吝啬地给我们以帮助和鼓励。”帮助和鼓励这两个词既可以看出他的友善,但也看得出当年邓布利多有的更多的不是朋友,而是崇拜者。


 


       只不过他被那年的现实打了脸,后来又上了年纪,真心喜欢教学才变得对学生和蔼可亲,对不同意的人彬彬有礼的。


 


原著:


 


1


     “啊,我很高兴你终于问我这件事了。这是我的锦囊妙计之一,牵涉到你和我之间的默契,这是很了不起的。你知道吗,只有那个希望找到魔法石——找到它,但不利用它——的人,才能够得到它;其他的人呢,就只能在镜子里看到他们在捞金子发财,或者喝长生不老药延长生命。【我的脑瓜真是好使,有时候我自己也感到吃惊呢……”】


 


——能优秀到自然说出这点也就他了。


  


2


  “不过康奈利,我还是要告诉你,把海格带走根本无济于事。”邓布利多说。他的蓝眼睛里闪烁着哈利从未见过的怒火。


  


3


   “你找我到底有何贵干,卢修斯?”邓布利多说。他话说得很礼貌,但那团怒火仍然在他的蓝眼睛里燃烧着。


  


4


  邓布利多炯炯有神的蓝眼睛始终盯着卢修斯冷冰冰的灰眼睛。


  “不过,”邓布利多十分缓慢而清晰地说,使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清他一个字,“只有当这里的人都背叛我的时候,你们还会发现,在霍格沃茨,那些请求帮助的人总是能得到帮助的。”


  


5


     “我记得我似乎对你们俩说过,如果你们再违反校规,我就不得不把你们开除了。”邓布利多说。


  罗恩惊恐地张大嘴巴。


  “这就说明,【即使是我们中间最优秀的人】,有时候也只能说话不算话了。”


      邓布利多笑眯眯地继续说道,“你们俩都获得了对学校的特殊贡献奖,还有——让我想想——对了,你们每人为格兰芬多赢得了二百分。”


  


6


   “我不相信这座城堡里哪一个人会帮助布莱克进来。”邓布利多说,他的声调清楚地表明这件事就谈到这里为止,因此斯内普没有作答。“我必须到那些摄魂怪那去了,”邓布利多说,“我说过,我们搜查完毕就通知它们。”


   “它们打算帮忙吗,先生?”斯内普说。


   “哦,是的,”邓布利多冷淡地说,“但是恐怕只要我担任校长一天,就绝不许它们跨过学校的门槛。”


 


7


  “如果魔法部知道我们看见了念咒的情景,会不会找穆迪和邓布利多的麻烦?”他们走近胖夫人肖像画时,哈利问道。


  “啊,大概会吧,”罗恩说,“【不过邓布利多做事情就是这样的性格】,是吧?而穆迪许多年来都是麻烦不断。总是不分青红皂白,先动手再说——看看他那些垃圾箱吧。胡言乱语。”


 


——罗恩在巫师家庭中长大,现在立刻断定邓布利多才不在乎别人对他和他请来的老师有啥意见。


  


8


  本报特约记者丽塔·斯基特报道,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古怪的阿不思·邓布利多一向敢于聘用有争议的教员。


  


9


  “说实在的,海格,如果你想等到全世界人的支持,恐怕就要在这个小屋里待很长时间了。”邓布利多说,这时他的目光从半月形镜片后面严厉地射过来,“自从我担任这个学校的校长以来,每星期至少有一只猫头鹰送信来,对我管理学校的方式提出批评。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拒绝跟任何人说话?”


 


——“Who cares.”


  


10


  “我认为有两种可能,阿拉斯托,”福吉说,“克劳奇要么是彻底疯了——从他个人的经历来看,这是很可能的,我想你们也同意——他发了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走得也太快了,康奈利。”邓布利多平静地说。


  “要么——也许……”福吉的声音有些发窘,“也许,还是等我看过他被发现的地点之后再做判断吧。不过,你说他是在布斯巴顿的马车旁被发现的?邓布利多,你知道那个女人的底细吧?”


  “我认为她是一位非常能干的女校长——而且舞跳得很好。”邓布利多平静地说。


  “行了,邓布利多!”福吉生气地说,“你不认为你是为了海格的缘故而偏袒她吗?他们并不都是无害的——如果你能说海格是没有危险的,那他对巨大怪兽的那种痴迷——”


  “我对马克西姆夫人像对海格一样信任,”邓布利多仍是那样安详地回答,“我倒认为可能是你怀有偏见,康奈利。”


 


——很有礼貌地指出别人“你有偏见”和坚持“我就这么认为”。


 


 


11


  在那一刻,哈利第一次完全理解了为什么人们说邓布利多是伏地魔惟一害怕的巫师。邓布利多看着昏迷的疯眼汉穆迪时的脸色是如此可怕,超出了哈利的想象。没有慈祥的微笑,镜片后的眼睛里没有了愉快的火花。那张苍老的脸上每一丝皱纹都带着冰冷的愤怒。邓布利多周身辐射出一种力量,就好像他在燃烧发热一样。


  


12


  “康奈利,你太迷恋你的官职了,这使你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力。”邓布利多说,他的声音渐渐提高,人们可以感觉到他周身笼罩着的那个力量的光环,他的眼睛又一次灼灼发光。“你太看重所谓的纯正巫师血统了!你一向都是如此!你没有认识到,一个人的出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成长为什么样的人!你的摄魂怪刚才消灭了一个十分古老的巫师家族的最后一位成员——你看看那个人所选择的人生道路!我现在告诉你吧——【只要听从我的建议,采取一些措施,那么魔法部和整个巫师界都会永远铭记你,都会把你看作有史以来最勇敢最伟大的魔法部部长。】如果你不采取行动——历史也会牢牢记住:正是你袖手旁观,让伏地魔第二次有机会摧毁我们辛辛苦苦重建的这个世界!”


  


13


  “很好,那么,”福吉说,现在他高兴得容光焕发,“复写你的记录,韦斯莱,马上把副本送给《预言家日报》。要是派一只速度快的猫头鹰,我们还能赶上今天早上的那一版!”珀西飞快地跑出屋子,用力关上了身后的门,福吉朝邓布利多转过身。“你现在要被押送到魔法部,在那里你将被正式起诉,然后把你送往阿兹卡班等待审判!”


  “啊,”邓布利多轻轻地说,“是啊。不过,我觉得我们也许遇到了一个小小的困难。”


  “困难?”福吉说,他的声音仍然高兴得直发抖,“我看不出有什么困难,邓布利多!”


  “可是,”邓布利多抱歉地说,“恐怕我看到了。”


  “哦,真的吗?”


  “嗯——你好像有种错觉,以为我会——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束手待毙。恐怕我是根本不会束手待毙的,康奈利。【我一点也不想被送进阿兹卡班。当然了,我能逃出去——但是多浪费时间啊,而且坦率地说,我想起自己还有一大堆事情呢,我倒是更愿意去做那些事。】”


  乌姆里奇的脸色越来越红;她看上去活像被灌满了滚烫的开水。福吉盯着邓布利多,脸上的表情傻乎乎的,就像突然被打蒙了,而且简直不能相信竟然发生了这种事。他轻轻发出一种哽咽似的声音,扭头看了看金斯莱和那个留着灰白短发的男人,到现在为止,在屋子里的人当中,只有这个男人始终一言不发。后者朝福吉坚决地点了点头,离开墙壁向前走了几步。哈利看到,他的一只手漫不经心地伸向了自己的衣袋。


  “别犯傻,德力士,”邓布利多和蔼地说,“我确信你是个出色的傲罗——我记得你的N.E.W.Ts考试成绩好像都达到了‘优秀’——不过要是你想——哦——用暴力逮浦我,我就只好对你不客气了。”


  这个叫德力士的男人挺滑稽地眨了眨眼睛。他又看了看福吉,不过这回好像是希望得到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指示。


  “这么说,”福吉冷笑一声,恢复了常态,“你打算一个人对付德力士、沙克尔、多洛雷斯和我,是吗,邓布利多?”


  “天哪,当然不是,”【邓布利多笑着说】,“除非你蠢到逼着我这么做。”


 


——“愚蠢的人类。”后面击倒傲罗可以说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14


  哈利回头顺着纳威的目光望过去。在他们正上方是通向大脑厅的房门,阿不思·邓布利多正站在门口,他的魔杖高高举过头顶,苍白的脸上满是怒色。哈利感到一股电流涌过全身——他们得救了。


 


15


  “今天晚上到这里来是愚蠢的,汤姆,”邓布利多平静地说,“傲罗们已经在路上了——”


 


——一个伏地魔布了一年的局,直截了当地说他愚蠢,而且只用本名。


 


16


  “我把哈利送回霍格沃茨后,我们才能再谈这个。”邓布利多说。“哈利——哈利·波特?”


  福吉转过头来盯着哈利,哈利此时仍在倒掉的塑像旁边倚墙站着,那个塑像在邓布利多与伏地魔搏斗时一直保护着哈利。


  “他——在这儿?”福吉问,一边瞪着哈利,“为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会说明一切的,”邓布利多说,“等哈利回到学校以后。”


       他离开了水池,走到黄金巫师那颗脑袋跟前,用魔杖指向它默默念道:“门托斯。”那颗脑袋发出了蓝光,震动着地板,声音很响,几秒钟后,它又一动不动了。


      “看明白了,邓布利多!”福吉说,邓布利多捡起那颗脑袋,拿着它走回到哈利面前,“你没有得到使用门钥匙的授权!你不能当着魔法部的面公然那样去做,你——你——”


  邓布利多从他那半月形的眼镜上方【盛气凌人】地审视了福吉一眼,他马上就变得结巴了。


  “你要发一道命令让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离开霍格沃茨。”邓布利多说,“你要告诉你的傲罗停止调查我的保护神奇生物课老师,让他重新回来工作。我要给你……”邓布利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有十二根指针的手表,看了一眼,“……【今天晚上,我可以抽出半小时的时间】,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这里发生的所有关键问题。然后,我就得回到我的学校里去。如果你需要我更多的帮助,当然,你【与其到霍格沃茨来找我,不如给我写信】,注明校长收就好了。”


  福吉的眼睛从来没有瞪得这么大过,他嘴巴张着,乱蓬蓬的灰白色头发下面,那张圆脸涨红了。


  “你——你——”


  邓布利多转过身【没再答理他】。


 


 


17


   “把魔杖准备好,哈利。”他语调轻快地说。


   “可是,我在校外好像不能使用魔法吧,先生?”


   “如果遇到袭击,”邓布利多说,“我允许你使用你能想到的任何魔法和咒语去反击。不过,我认为你今晚用不着担心遭到袭击。”


  “为什么呢,先生?”


  【“因为你和我在一起,”邓布利多简单地说,“这就没事了,哈利。】”


 


18


  邓布利多不动声色地听着。哈利讲完后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谢谢你告诉我,哈利,但我建议你别把它放在心上。我认为这不是很重要。”


   “不是很重要?”哈利不相信地说,“教授,你理解——?”


   “是的,哈利,【感谢上天赐予我非凡的智力】,我理解你对我讲的一切。”邓布利多有点尖锐地说,“我想你甚至可以相信我比你更理解。我很高兴你能告诉我,但让我向你保证,你没有说到令我不安的事情。”


  哈利坐在那儿瞪着邓布利多,心里像开了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邓布利多真的授意过斯内普去探明马尔福的动向,他已从斯内普口中听过哈利所说的情况?还是他实际上很担忧,只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么,先生,”哈利用他希望是礼貌、平静的声音说,“你还是信任——”


  “我已经够宽容地回答了这个问题,”【邓布利多说,但语气不再宽容】,“我的回答没有变。”


 


 


看了这些之后,再想想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我行我素,以为世界尽在掌握之中的优等生会是什么样的性格吧→_→ 啥都比你好还很礼貌找不了茬但又明显表达了“我是对的”的人,喜欢的会很喜欢,不喜欢的态度估计会和他弟一个样子。


 


当然我不在批评他,一个有追求自负的少年比一个老成温和高大全的少年有意思,鲜活多了。顺便我觉得有野心没什么不好的,这是一种“出世”的心态,评判一个人只能根据他最后做了些什么。


评论
热度 ( 431 )
  1. 浠米露wuli物理物理 转载了此文字

© 国久菌 | Powered by LOFTER